返回
頂部
我們已發送驗證鏈接到您的郵箱,請查收并驗證
沒收到驗證郵件?請確認郵箱是否正確或 重新發送郵件
確定
產業企業機構資本審查員說法官說首席知識產權官G40領袖新銳+科技專利商標版權法律Oversea榜單晨報董圖推廣產品公司活動政策律所

“三步法”與“Graham要素”的差異分析

產業
清嘉2個月前
“三步法”與“Graham要素”的差異分析

“三步法”與“Graham要素”的差異分析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未經作者許可,禁止轉載,不代表IPRdaily立場#

 

來源:IPRdaily中文網(iprdaily.cn)

作者:杜衡[1]

原標題:“三步法”與“Graham要素”的差異分析

 

摘要


本文通過對比分析“三步法”和“Graham要素”,指出兩者的主要差異為:是否確定“實際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然后從兩個權威案例分析該差異所帶來的不同判斷結論,進一步分析對 “實際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 歸納可能帶來的利弊。最后從歐專局審查指南、PCT審查指南、美國判例及中國的審查業務指導中,總結兩種判斷思路的對立統一。對如何揚長避短,提高審查的客觀公正提出建議。


關鍵詞

 

三步法,問題解決法,Graham要素,顯而易見性 

 

一、前言

 

對于一項發明的創造性判斷,由于本技術方案與對比文件并不完全一致,必然會引入主觀因素,這就導致不同的判斷者可能會得出不同的結論,從而產生分歧。為了彌合分歧,盡量提高客觀性,不同地區的專利審查中都有進一步的判斷規則。以歐洲為代表的創造性判斷規則被稱為“問題—解決法” (problem-and-solution approach)[2],以美國為代表的被稱為“非顯而易見性分析框架”,這個框架通常被稱為“Graham要素”[3]。我國的創造性審查規則主要借鑒了“問題—解決法”,由于采用三個步驟,因此俗稱“三步法”,具體步驟如下:

 

(1)確定最接近的現有技術,

(2)確定發明的區別特征和發明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

(3)判斷要求保護的發明對于本領域的技術人員來說是否顯而易見。[4]

 

該方法將一個主觀判斷過程切割成三部分,前兩部分看起來比較客觀,但關鍵的最后一部分仍有主觀不確定性[5]。因此套用三步法分析說理,并不能完全消除雙方的爭議。審查員得出的結論常常會遭到申請人的質疑和反駁:例如區別特征不是公知常識、對比文件結合缺乏啟示、沒有整體考慮、“事后諸葛亮”等等。

 

在實際個案中有些質疑和反駁是合理的,所以每年都會有一批被復審或法院撤駁的案例。有趣的是,多數撤駁案例的前期審查并不違背三步法的操作規范,只是由于最后一步操作尺度的差異導致了不同結論,可以說是三步法本身帶來的不確定性。所以三步法有何利弊?它和“Graham要素”相比有何差異?為什么該差異會導致不同的判斷結果?都是值得深入反思的問題。

 

二、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與聲稱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

 

在非顯而易見性分析框架中的“Graham要素”包括如下四項內容:

 

1. 現有技術的范圍和內容,

2. 現有技術與所針對的權利要求之間的區別,

3. 相應領域普通技術水平,

4. 輔助考慮因素(如商業成功)。[6]

 

這個分析框架同樣需要確定現有技術及其與權利要求的區別,以及相應領域普通技術水平(對于三步法中本領域技術人員的概念),而三步法的最后一步中提及的“顯而易見”以否定式出現在本分析框架的主題名稱中。兩相對比,相似度極高,主要差異在于三步法還需要確定“發明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

 

兼容各國審查規則的PCT(國際專利合作條約)審查指南里也意識到這種差異,因此將兩種審查方法分列不同的章節。

 

在《PCT國家檢索和初步審查指南》第13章中,有關創造性的基本審查規則主要沿襲了“非顯而易見性分析框架” [7],完全沒有提及要確定“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只要求“在確定現有技術與權利要求之間的區別時,所要考慮的問題不是該區別本身是否是顯而易見的;而是要求保護的發明整體上是否是顯而易見的”。言下之意,不去獨立分析區別特征帶來的問題。

 

但為了兼顧不同地區的審查習慣,《PCT國家檢索和初步審查指南》在第13章的附錄中[8]把“問題-解決法”作為審查規則的補充。只是將三步法中的“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稱為“需要解決的客觀技術問題”。

 

無論是“實際”還是“客觀”都是表明這個根據區別特征提煉出來的技術問題,已經脫離了發明之初發明人的主觀意圖,可以完全不同于他在說明書中聲稱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

 

是否對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進行總結,不僅僅是一項行政指令規則;有時還會給創造性的判斷結論帶來顯著差異。下面列舉兩例加以說明。

 

2.1 案例一:印刷機紙張糾偏

 

本案例來自于2011版《審查操作規程》[9]

 

現有印刷設備的缺陷是印刷時紙張容易跑偏,發明人發現紙張跑偏的原因是在印刷機使用一段時間后部件A會發生變形。于是發明人用公知的不易變形的B材料制作A部件。請求保護的權利要求1是:

 

一種印刷設備,其特征是部件A采用不易變形的材料B。

 

對比文件1公開了帶A部件的印刷機。B是公知的大剛度材料。套用“三步法”可做如下分析:

 

權利要求1與對比文件1相比,區別在于部件A使用材料B制造。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是:如何防止部件A變形。而為防止變形,使用大剛度的材料B是本領域的公知常識,因此權利要求1的方案是顯而易見的,不具備創造性。

 

該分析說理是非常規范嚴謹的三步法操作,但是《審查操作規程》上卻否認了這個判斷結論,認定該方案具備創造性。理由是“認識本發明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已經超出了本領域技術人員的能力和水平”。顯然這里所說的“本發明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是指發明人主觀認定的問題,可稱其為“主觀技術問題”,對于本案來說是“如何糾偏”。它不同于根據區別特征總結的客觀技術問題,即“如何提高部件的剛度”。但在三步法操作中會很自然地將主觀技術問題替換成客觀技術問題,暗度陳倉,轉移矛盾。實際上,對于如何糾偏這個主觀技術問題,并未被任何引證的技術手段或公知常識有針對性地解決;所以產生了本案例中似是而非的謬誤。

 

而認為本發明有創造性的分析思路更接近于“非顯而易見性分析框架”。它回避了根據區別特征總結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嚴格立足于本發明聲稱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糾偏”,認為對本領域技術人員而言,“部件A的變形”和“紙張跑偏”之間不存在明顯的因果關系,因此用材料B去制作印刷機的部件A有創造性。

 

2.2 案例二:割草機探測器

 

對于創造性高度較低的組合發明,這兩種判斷思路的差異同樣可能導致不同的判斷結果。《專利法原理》中記錄了這樣一個案例[10]

 

一位美國發明人希望在私家庭院里周期性除草時能順便探尋一下被埋的金銀財寶(比較有美國特色),因此他在割草機上安裝了一個金屬探測器,并請求保護這種組合裝置。

 

美國專利商標局的審查員檢索到了有關割草機的對比文件1,也檢索到了所述探測器的對比文件2,但還是認為不能否定創造性。只有當找到第三篇對比文件“說教科書上通常提示在割草機上可以安裝金屬探測器”,才能“以顯而易見性合適地駁回本申請”。否則沒有啟示將兩者結合。

 

在美國的審查標準中,對現有技術或公知常識結合采用TSM準側(即教導,提示,動機)[11]。而其中的“理由、啟示或動機”一般來自以下三個來源之一:

 

1. 對比文件本身,

2. 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的知識,

3. 所要解決問題的性質,引導發明人去注意可能與所要解決該問題相關的對比文件[12]。

 

顯然,對比文件1和2本身都沒有相互結合的明示或暗示。把兩者結合也不是本領域技術人員的公知常識。與“所要解決問題”直接相關能引起發明人注意的對比文件應當披露“在割草機上可以安裝金屬探測器”的信息,但這樣的對比文件未被檢索到。所以沒有理由、啟示或動機將對比文件1和2結合。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三個啟示來源中提及的“所要解決問題”,要能引發“發明人”而非本領域技術人員去注意相關文件,可見這個問題是發明人在做發明時主觀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而非三步法中審查員總結的“實際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

 

若用三步法分析本發明,首先將對比文件1中的割草機作為最接近的現有技術,其次本發明與對比文件1中割草機相比區別是金屬探測器,實際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是如何探測埋藏的金銀財寶。最后,對比文件2中的金屬探測器也是用于探測埋藏的貴金屬,作用相同,存在結合啟示。因此本方案相對于對比文件1和2的結合是顯而易見的,不具備創造性。

 

在該三步法的分析中,實際上是把本發明所要解決的“如何在割草時順便探寶”的問題拆解成“如何割草”和“如何探寶”兩個獨立問題,并分別舉證加以解決,從而降低了對對比文件的舉證要求。

 

當然本案例中這兩個問題內在的關聯度不如第一個案例中“如何糾偏”和“如何提防止變形”中那樣緊密,是否絕對不能用三步法進行拆解,筆者認為仍有商榷的余地。

 

三、“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所產生的利弊

 

對于上述兩個創造性案例,當采用三步法判斷時都會得出與權威結論相悖的結果。可見三步法在提供客觀公正的評述規則的同時,也會帶來一些偏差。這種偏差部分來自于對“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的總結。

 

這是因為發明是人為創造而非自然生長出來的東西,所以對發明效果的評估不可能完全忽視發明人實際生活生產中所遇到的難題,對創造性的分析也不可能完全脫離發明人的主觀動機。但在三步法分析中并不需要明確考慮發明人聲稱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這就可能導致審查員忽略發明人的主觀能動性因素,使評判變得機械化。

 

另一方面“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這一貌似客觀的提煉要素,也存在很多主觀性。由于現有技術并不唯一,將什么對比文件作為最接近現有技術、能否作為最接近的現有技術,部分取決于審查員的主觀意愿。而不同的最接近的現有技術常會產生不同的技術問題。另外由于實際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并不是文獻材料中實際記載的內容,而是審查員概括得出的,因此即使是基于相同的區別特征也可能被總結出不同的技術問題。所以這種貌似客觀的“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也有很多審查員的主觀因素,并非絕對的客觀。

 

正因為這種帶有審查員主觀性的“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并不符合發明人主觀上“聲稱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所以有時候會引起判斷結論的錯誤,更多時候會引發雙方的分歧,各執一詞,難以達成理性共識,產生不利局面。

 

3.1不利因素一:引發“事后諸葛亮”的嫌疑

 

由于三步法中并不提及本發明“聲稱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而另行總結出一個“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給人的感覺是將發明人發現的技術問題轉換成審查員發現的技術問題。如果兩個技術問題一致,發明人會認為是審查員在看了本發明之后才會想到的“后見之明”,而發現這個問題本身就有創造性。如果兩個技術問題不一致,發明人也會認為是違背發明人的真實意愿,為了評述而強行拼湊出來的問題。

 

由于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是審查員總結出來的,這就導致了對本發明所能解決技術問題的認定責任在客觀上發生了轉移。既然這是審查員而非發明人發現的技術問題,那么立足于該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所做的“問題-解決法”就很難從邏輯上擺脫“事后諸葛亮”的嫌疑。

 

3.2不利因素二:誘導公知常識的爭議

 

在實際審查中,常常會出現這種分歧。審查員檢索的對比文件已經完全公開了本發明的發明構思和發明點,區別僅是次要的公知常識。申請人轉而爭辯區別特征也是本發明的發明點,不是公知常識,若認為公知則請舉證。

 

這種非理性的爭辯除了申請人出于利益考慮而做了詭辯之外,也不排除是因為審查員提煉了“實際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誘導申請人重估了區別特征的價值。

 

只要有區別特征就會有相應的技術效果和技術問題,只是這種效果和問題的發現未必都是發明人在發明時刻意謀求的。因此要避免“事后諸葛亮”不僅是對審查員的要求,也是對申請人和代理人的要求。申請人和代理人不應在看了審查員檢索的對比文件后,將原說明書中完全沒有提及效果或功能的技術特征包裝成“第二發明點”加以爭辯,否認一切公知常識的認定而全部要求舉證。

 

比如區別僅在于用螺釘取代螺栓作為連接件,若嚴格按照三步法,還要鄭重其事地總結出一個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而總結這種公知替換所產生的技術問題本身就很困難,因為螺釘和螺栓這兩種等效的公知連接手段相互替換談不上可以解決什么技術問題,只是一種隨機選擇。其次即使勉強總結出一個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提供另一種連接方式。似乎也在形式上夸大了該區別特征的重要性,反而會引發某些擅長辯論的申請人或代理人不著邊際的聯想和反駁。比如認為螺釘不需要螺帽,用螺釘取代螺栓可以節省零件等等在說明書中根本沒有提及的技術效果。

 

3.3積極因素:維持專利的準入門檻

 

雖然存在如上所述的多種不利因素,但是“實際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也絕非一無是處,否則不會在歐洲和我國的審查實踐中被長期保留。

 

如第二個案例的分析所述,如果嚴格遵循發明人聲稱的技術問題尋找對比文件,有時候會對對比文件提出過高的要求。這是因為發明人聲稱的技術問題往往具有較強的個人色彩,并不能保證都是非常理性和規范的技術問題。一旦這種技術問題是異想天開的東西,就很難找到恰當的對比文件,繼而難以否認其創造性。案例二就處于異想天開和現實有用的臨界位置,所以即使審查員很容易找到公開本發明主要結構的各對比文件,也很難找到直接將兩者組合在一起的對比文件。

 

假設發明人進一步提出在割草機上集成望遠鏡,用以解決割草時順便眺望遠方偵查敵情的問題;是否也只有找到有在割草機上集成望遠鏡啟示的對比文件才能否定創造性呢?如果嚴格依據美國的“理由、啟示或動機”中的三個來源,在割草機上集成望遠鏡不是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的知識。如果不能在割草機或望遠鏡的文獻中找到結合的指示,那就必須找到一篇記載了這兩個要素的組合的對比文件,其難度可想而知。所以嚴格執行這種操作標準會導致很多異想天開的低質量申請反而更容易獲得授權。

 

而把發明中聲稱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轉換成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時,這個難題往往就會迎刃而解。

 

所以對于要素組合非常松散的低質量發明,三步法可以合理地降低舉證難度,兼顧公平與效率。而非顯而易見性分析框架中“引導發明人去注意”的要求,有時會“接近這樣一種風險,即將非顯而易見性的要求削弱至與新穎性審查差不多的地步”[13],會對公共領域產生不當侵害。對此,美國的審查標準也已經做了適度調整。

 

四、美國KSR判例對非顯而易見性分析框架的補充

 

隨著美國專利蟑螂(patent troll)的泛濫,影響了美國實業特別是計算機和通信行業的發展,使得專利訛詐成為美國社會日益嚴重的問題。而專利訛詐的一個重要基礎是一大批顯而易見的低質量發明獲得了授權。面對這種變化,美國司法界和專利商標局也對非顯而易見性的評判標準做了調整。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于2007年4月在對KSR案的終審判決中指出,“即使(TSM準則)是有助于創造性判斷的良策,也不應成為僵化和千篇一律的規則”[14]。同時批判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缺點是以一種刻板的方式適用“TSM準則”。還認為在確定權利要求是否具備創造性時,專利權人的實際動機或者宣稱的目的都不起決定性作用,關鍵要看權利要求所要求保護的客觀范圍是否延伸到顯而易見的區域。不難看出這種審查思路極大弱化了發明人主觀意圖在審查中的作用,可以說更接近于“三步法”的審查思路。

 

數月之后,美國專利商標局(USPTO)根據該司法判決制定公布了《2007顯而易見性審查指南》,該規則延續到了《2010 KSR新指南》[15],其中增加了除TSM準則之外的六種支持“顯而易見拒絕”的合理理由[16];其中就包括:根據已知方法組合現有技術要素以獲得可預知的結果。

 

如果依據這種判斷規則重新審查割草機探測器,似乎也可以得出這樣的分析結論:首先它是用公知的機械連接方法連接現有技術中的割草機和探測器,得到邊割草邊探寶的效果也是可預見的,因而該發明是顯而易見的,不具備創造性。

 

五、歐洲專利審查指南為問題-解決法打的補丁:could-would法

 

《歐洲專利局專利審查指南》中規定:在第三步所要解決的問題是,現有技術作為一個整體是否會促使技術人員面對客觀技術問題時,將會(不僅僅是可能(could)而是將會(would))去考慮教導改造或運用現有技術達到權利要求的方案[17]。

 

同樣,《PCT國際檢索和初步審查指南》第13章附錄中對問題-解決法的解釋也做了類似的規定:第三步中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從整體上來說,現有技術中的任何教導是否將會(并非簡單的可能,而是將會)促使所屬領域技術人員考慮所述教導[18]。

 

這里給出了兩個意思十分接近的詞匯“could”和“would”。兩者都可解釋為“會”,但細微的差異是:could側重于能力,而would側重于意愿。所以該括號所表達的意思是,現有技術所給出的啟示和教導不僅要求本領域技術人員在事前來看,覺得這么做是符合科學原理的,還要求他們在事前有意愿去這么做。實際上就是強調了要去理解發明中人的主觀能動性——如果僅是合乎科學原理,但沒有人會那么做,也不能認為是顯而易見的,以此來彌補“問題-解決法”中對發明人主觀能動性的忽視。換言之,評價一個發明的創造性時,需要同時關注客觀因素和主觀因素,以免落入機械化的武斷判定,可以說,這是向“非顯而易見性分析框架”靠攏。

 

六、小結和建議

 

三步法和“Graham要素”大同小異,最主要差別在于是否歸納“實際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在三步法中通過明確歸納“實際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可以擺脫申請人主觀意圖的束縛,能夠從本領域技術人員這個旁觀者的角度評述發明的創造性,更有助于保障公眾的集體利益。而“Graham要素”中則并不刻意歸納“實際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更貼近發明人的視角思考發明所要解決問題,容易和發明人達成共識,更有助于保障發明人的個人權利。這種微小的差異反映出不同國家地區的價值側重,也可能是大陸法系和英美法系的傳統理念所造成的差異。

 

但在審查實踐中,各地區會不斷的動態調整。除了上面所述的歐美審查政策的變化,中國專利局對“三步法”的業務指導通常會強調立足于“發明構思”,即從本發明的整體考慮發明人在原說明書中體現的構思,防止忽視發明人的主觀意圖,產生機械化操作。而在美國的非顯而易見性分析框架中,卻強調不能把TSM準則作為審查創造性的必要條件,以避免另一種機械化操作——過于重視發明人的主觀能動性。兩種審查思路都在不自覺地吸收融合對方的合理性,不斷地做否定之否定。這種標準的搖擺正是各個國家地區為平衡公眾利益和發明人利益之間的矛盾而做出的努力。

 

但是左右搖擺不等于莫衷一是,更不等于朝令夕改,這種擺動應當是圍繞客觀公正這一根無形的定軸所做的小幅微調。構建這根定軸的要素除了對現有技術及公知常識的充分檢索和掌握,還有對發明人初始發明意圖的理解和尊重。只有兩者兼具才能最大程度地爭取各方的理性共識,主動適應社會變化,保持客觀公正的初衷。

 


注釋:

[1]國家知識產權局審協江蘇中心副研究員

[2]See GUIDELINES FOR EXAMINATION IN THE EUROPEAN PATENT OFFICE  Part C Chapter IV 9.8

In the problem-and-solution approach, there are three main stages:

(i) determining the "closest prior art",

(ii) establishing the "objective technical problem" to be solved, and

(iii) considering whether or not the claimed invention, starting from the closest prior art and the objective technical problem, would have been obvious to the skilled person.

[3][美]羅杰·謝科特等著,余仲儒等譯:《專利法原理(第2版)》知識產權出版社 2016年第1版 第135頁

[4]《專利審查指南》第二部分第四章第3.2.1.1節 判斷方法

[5]參見尹新天:《中國專利法詳解》,知識產權出版社,2011年第1版,第265頁

[6][美]羅杰·謝科特等著,余仲儒等譯:《專利法原理(第2版)》知識產權出版社 2016年第1版 第136頁

[7]參見國家知識產權局 編譯:《PCT法律文件匯編(2016)》,知識產權出版社,2017年第1版,第444頁

[8]參見國家知識產權局 編譯:《PCT法律文件匯編(2016)》,知識產權出版社,2017年第1版,第450頁

[9]參見《審查操作規程2011》實質審查分冊 第四章第4.1節 

[10]參見[美]羅杰·謝科特 等著,余仲儒等譯:《專利法原理(第2版)》知識產權出版社 2016年第1版 第140-141頁

[11]參見尹新天:《中國專利法詳解》,知識產權出版社,2011年第1版,第272頁

[12][美]羅杰·謝科特 等著,余仲儒等譯:《專利法原理(第2版)》知識產權出版社 2016年第1版 第140頁

[13][美]羅杰·謝科特 等著,余仲儒等譯:《專利法原理(第2版)》知識產權出版社 2016年第1版 第142頁

[14]參見尹新天:《中國專利法詳解》,知識產權出版社,2011年第1版,第 274-275頁

[15]參見國家知識產權局文獻部:《美

[16]具體包括:(1) 根據已知方法組合現有技術要素以獲得可預知的結果;(2) 一個已知要素簡單置換另一個已知要素以獲得可預知的結果;(3) 使用已知技術以相同的方法改進類似設備、方法或者產品;(4) 運用已知技術改進已知的設備、方法或者產品,產生可預知的結果;(5) 顯易嘗試——從數量有限的確定的可預知的解決方案中進行選擇,有獲得成功的合理預期;(6) 研究領域的已知成果,基于設計動機或者其他市場動力刺激,可能促成其發生變化并運用于相同或不同領域,但該變化對于本領域技術人員是可預知的。

[17]See GUIDELINES FOR EXAMINATION IN THE EUROPEAN PATENT OFFICE  Part C Chapter IV 9.8.3

[18]國家知識產權局 編譯:《PCT法律文件匯編(2016)》,知識產權出版社,2017年第1版,第451頁

 

來源:IPRdaily中文網(iprdaily.cn)

作者:杜衡

編輯:IPRdaily王穎          校對:IPRdaily縱橫君


推薦閱讀(點擊圖文,閱讀全文)


“三步法”與“Graham要素”的差異分析

官宣!2019全球知識產權生態大會(GIPC)即將來襲!


“三步法”與“Graham要素”的差異分析

生而不凡!2019年中國“40位40歲以下企業知識產權精英”榜單揭曉


“投稿”請投郵箱[email protected]


“三步法”與“Graham要素”的差異分析

「關于IPRdaily」


IPRdaily成立于2014年,是全球影響力的知識產權媒體+產業服務平臺,致力于連接全球知識產權人,用戶匯聚了中國、美國、德國、俄羅斯、以色列、澳大利亞、新加坡、日本、韓國等15個國家和地區的高科技公司、成長型科技企業IP高管、研發人員、法務、政府機構、律所、事務所、科研院校等全球近50多萬產業用戶(國內25萬+海外30萬);同時擁有近百萬條高質量的技術資源+專利資源,通過媒體構建全球知識產權資產信息第一入口。2016年獲啟賦資本領投和天使匯跟投的Pre-A輪融資。

(英文官網:iprdaily.com  中文官網:iprdaily.cn) 

 

本文來IPRdaily中文網(iprdaily.cn)并經IPRdaily.cn中文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權利人同意,并附上出處與作者信息。文章不代表IPRdaily.cn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sojcsg.live/”

清嘉投稿作者
共發表文章1080
最近文章
關鍵詞
首席知識產權官 世界知識產權日 美國專利訴訟管理策略 大數據 軟件著作權登記 專利商標 商標注冊人 人工智能 版權登記代理 如何快速獲得美國專利授權? 材料科學 申請注冊商標 軟件著作權 虛擬現實與增強現實 專利侵權糾紛行政處理 專利預警 知識產權 全球視野 中國商標 版權保護中心 智能硬件 新材料 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 躲過商標轉讓的陷阱 航空航天裝備 樂天 產業 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 著作權 電子版權 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 中國專利年報 游戲動漫 條例 國際專利 商標 實用新型專利 專利費用 專利管理 出版管理條例 版權商標 知識產權侵權 商標審查協作中心 法律和政策 企業商標布局 新商標審查「不規范漢字」審理標準 專利機構排名 商標分類 專利檢索 申請商標注冊 法規 行業 法律常識 設計專利 2016知識產權行業分析 發明專利申請 國家商標總局 電影版權 專利申請 香港知識產權 國防知識產權 國際版權交易 十件 版權 顧問 版權登記 發明專利 亞洲知識產權 版權歸屬 商標辦理 商標申請 美國專利局 ip 共享單車 一帶一路商標 融資 馳名商標保護 知識產權工程師 授權 音樂的版權 專利 商標數據 知識產權局 知識產權法 專利小白 商標是什么 商標注冊 知識產權網 中超 商標審查 維權 律所 專利代理人 知識產權案例 專利運營 現代產業
本文來自于iprdaily,永久保存地址為http://www.sojcsg.live/article_23075.html,發布時間為2019-11-05 18:58:53

文章不錯,犒勞下辛苦的作者吧

    我也說兩句
    還可以輸入140個字
    我要評論
    回復
    還可以輸入 70 個字
    請選擇打賞金額
    7星彩中3个号多少钱